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麻咲】Natural Fake-04

*这章微晴艾,主要是接吻的主动方的问题……不怪我啦>///<


Natural Fake-04


第二天拍完戏的晚上,阿德莱伊和晴人坐着剧组的车赶往酒店。艾尔艾尔弗两天都没有出现,据说是去另一个城市出席一部电影的首映式去了。


“时缟君这两天表现很好呢,作为新人,你NG的次数算是我见过最少的了。”阿德莱伊满意的翻着DV里的片段,对身边的少年说。


“谢谢你,阿德莱伊先生,我知道我和前辈们还是差距很大的,我会继续努力。”


“别这么拘谨,随意些,大家要在一个剧组一起待上三个月呢。”阿德莱伊拍了拍晴人的肩膀,“明天就要和艾尔艾尔弗对戏了,紧张么?”


“说实话,有点。”晴人点点头,“艾尔艾尔弗先生好像不怎么爱说话的样子,总是很严肃。”


“正常,和他对戏的演员很少有不紧张的。”阿德莱伊认同的笑笑,“不过放轻松点,你可是他亲自钦点的。”


“亲自钦点?难道说是那天海选面试的时候——”晴人回想了一会儿,“不可能吧?我这么一个普通的学生,演技肯定不如多尔西亚大学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艾尔艾尔弗先生为什么会选择我呢?”


“其实我倒挺能理解他的。”阿德莱伊叹了口气,“毕竟你和十年前的他是那么相似,都是那么单纯直率好骗的。”


“……十年前?”


“是啊,想不到吧?”阿德莱伊有些怀念的说,“艾尔艾尔弗是童星出身,因为长得好看四岁就开始接广告了……那家伙小时候可爱得很呢,爱笑,嘴又甜,哪儿像现在,整天板着脸像个冰箱超人似的……”


“那,艾尔艾尔弗先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淡紫色头发的导演皱了皱眉,慢慢收起了笑容,


“我想……这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你也千万别跟他本人提起。”


“……好的,抱歉我唐突了。”


阿德莱伊笑着摆摆手,自然的又把话题转移到了明天要拍的戏上。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晴人与剧组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一一道别后,来到自己的单人间门口,刷卡打开了房门。


——然后他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了一个人。


“艾,艾尔艾尔弗先生……”晴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叫出对方的名字,“我,我是不是进错房间了……”


“比我计算的迟了4分钟。”艾尔艾尔弗抬手看了看表。


“呃,和导演一起回来后我去大堂要了Wifi密码……抱歉我不知道您在这里等我——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德莱伊有没有告诉你我们明天要对哪些戏?”艾尔艾尔弗站起来。


——他现在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衬衫,最上方的两颗扣子随意的开着,若隐若现的露出精致的锁骨,衬衫下摆顺着腰部优美的曲线一丝不苟的收到裤子里,黑色的西装长裤勾勒出双腿笔直修长的轮廓。虽然他的面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而冰冷,但晴人总觉得现在的他和总在电视和杂志上看到的,穿着西装或戏服的华丽优雅的银发影帝完全不一样——本来就显年轻的艾尔艾尔弗现在就像是一个和晴人同龄的俊俏少年。


“有……”晴人回想了一下,扳着指头数道,“学校里见面时‘对半分’争吵那段;您被我附身之后射伤哈诺因那段;您提出缔结契约的那段;还有……第一次吸收Rune时候的吻戏。”


“都有把握么?”


“前几段还好,这几天空闲的时候也拉着犬塚前辈他们模拟练习了几遍,只是最后吻戏那段……”少年不好意思的看着地面,“我不好找人练,自己也没什么经验……”


“那就现在跟我对一遍。”


“哈?现——现在?”


“你想明天在那么多人面前NG吻戏么。”艾尔艾尔弗目不斜视的走过晴人身边。


“不,不想……”晴人赶紧摇了摇头,“好的没问题,那就从……”


“从你走下Valvrave,见到我那幕开始。第一句台词是‘尽管笑吧,你说得对’——想的起来吧。”


***第一遍练习***


晴人抬眼,看见面无表情的朝自己走过来的银发少年。他愣了一下,有些自嘲的低下头去,


“……尽管笑吧,你说得对。没有输赢的世界,只是我痴心妄想罢了。”


——是啊,没有输赢,又怎么能有和平?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他咬紧了牙,抬起头盯着面前面无表情的银发少年,湛蓝色的眼睛里是被一言戳中痛处的绝望,“你到底是谁?”


“多尔西亚军特务大尉,艾尔艾尔弗。”对方的声音如大提琴搬低沉悦耳,语气却是毫无感情的冰冷。


晴人瞪大了眼睛。


然而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银发少年已然从袖口摸出一把刀,精确而迅速的刺进了晴人的胸口。


然后他利落的把刀拔出来,一掌将晴人推倒在地上,又毫不留情的对着已经无法动弹的晴人连开两枪。


“……我又赢了,莉泽露蒂。”


艾尔艾尔弗仰起脸,目光仿佛透过茫茫夜空看到了一片未知的乐土。月光温柔的落在他精致的脸上,却照不亮他深藏阴霾的紫罗兰色瞳仁。然后,他迈开脚步,向不远处的Valvrave走去。


刚把手搭在升降机绳索上的艾尔艾尔弗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响动。他略带诧异的转过来,却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的,本来已经被他杀死的褐发少年。


看着少年表情狰狞地向自己越逼越近,向来波澜不惊的年轻特务脸上第一次写满了难以置信。他一下子睁大的漂亮眼睛里映出褐发少年逐渐放大的面庞,凑近的嘴唇,以及湛蓝色双眸中满盛的欲望……


——然后年轻的Valvrave机师突然把眼睛一闭,连着后退几步。


“——对,对不起,艾尔艾尔弗先生!我,我……我下不了口啊!”


***第一遍练习失败***


“……真的很抱歉,这,这种事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实在是不知道——”晴人有些语无伦次的对抄着手站在一边的影帝解释着刚才的失误。


“一个演员最基本的能力就是将没经历过的事尽量逼真的演绎出来。如果戏里的情节都是你有经验的,那还要戏剧做什么?直接拍你日常生活的纪录片不就完了?”艾尔艾尔弗毫不客气的打断他,“战争你经历过么?失去亲人朋友的痛楚你经历过么?Valvrave你驾驶过么?为什么这些‘没有经验’的戏你都能表现得很好,换做吻戏就不行?”


“因为,因为吻戏是和艾尔艾尔弗先生——”


“我和那些机器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一个优秀的演员演戏的时候,要学会将其他演员都作为配合的道具,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对剧本的理解。”


“虽然您是这么说,可在我心里,艾尔艾尔弗先生和那些机器是完全不一样的啊!您是我现在的敌人,日后的伙伴和重要的朋友,如果一直只将您当做道具,这些感情的表达一定会大打折扣——我想您大概可以做到即使对着冰冷的机器也能说出深情款款的对白,但对我来说,如果没能使自己亲身体会到剧中角色的真正感情,我是不能自然的表现出剧本需要的效果的。”


“……算了,反正你是不久就要离开这个圈子的人,跟你说这些也没用。”艾尔艾尔弗静静的盯着晴人看了几秒钟,妥协的放下手,“交换角色,从最后一幕重新开始。”


“——交,交换角色?”


“你不是想要‘经验’么。”艾尔艾尔弗似笑非笑的瞥了晴人一眼,“背过身去,听到我的脚步再回头。”


***第二遍练习***


刚把手搭在升降机绳索上的时缟晴人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响动。他略带诧异的转过来,却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的,本来已经被他杀死的银发少年。


看着对方表情狰狞地向自己越逼越近,晴人清秀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他一下子睁大的眼睛里映出银发少年逐渐放大的面庞,以及紫罗兰色漂亮双眸中满盛的欲望。


突然,晴人感觉颈间一紧,自己的衣领被对方提起,然后又被用力向前一拽,再然后,自己的双唇就无法抗拒的撞上了对方微凉的薄唇。


——空气里瞬间充满银发少年独有的,清新而强势的气息。晴人的鼻尖轻碰在艾尔艾尔弗的颊边,细腻清凉的触感和双唇相互触碰的灼热温度形成鲜明的反差,让晴人不禁面色一红。


从对方嘴唇有些僵硬的形状,晴人判断艾尔艾尔弗心里大概也不是太能够接受这种戏码。但他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精准的距离位置把握和没有一丝不自然的表情让人不得不承认眼前年轻影帝的实力。


***第二遍练习结束***


这个吻维持了三秒之后,艾尔艾尔弗推开了晴人,深吸了几口气,然后用手抹了抹因为撞得太大力而有些殷红的嘴唇,


“……还需要再来一遍么?”


“不,不需要了。”晴人红着脸连连摆手,“艾尔艾尔弗先生果然很熟练啊,这种事……这个提领子的动作一加上,吻戏就不会不自然了……您稍微等两分钟,我自己消化一下再和您最后练一遍。”


***第三遍练习***


年轻的多尔西亚特务转过身,看见表情狰狞的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过来的褐发少年。他瞪大的紫罗兰色眼睛带上了难以置信的惊愕和疑惧。


然而没等艾尔艾尔弗问出一句话,失控的褐发少年便伸手握住了他的衣领,用出乎预料的巨大力道一拽,强迫他向前低下头,然后用自己的双唇撞上了他的——晴人用的是和刚刚艾尔艾尔弗一样毫不拖泥带水的强势动作,但却在双唇贴合的瞬间稍微放柔了力道。


一秒,两秒,三秒。


仿佛灵魂出窍般,褐发少年的眼神逐渐失去焦距,然后他慢慢松开艾尔艾尔弗的衣领,眼睛一闭,向后倒了下去。


——只剩下有些狼狈的银发少年站在月光下,神情错愕的看着刚刚倒下去的“自己”。


***第三遍练习结束***


“这次差不多。”艾尔艾尔弗走到茶几旁抽了一张纸巾,看到晴人睁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抬到嘴边的手,“明天保持。”


躺在地上的晴人看到艾尔艾尔弗手中的纸巾,微微笑了,“我知道艾尔艾尔弗先生有洁癖,让您陪我练这么多遍我已经感到很抱歉了。您想擦嘴唇的话就擦吧,不用在意我的。”


“……不必了。”艾尔艾尔弗看了晴人一眼,随手把纸巾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中,又拿过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和放在沙发上的剧本,往门口走去。“你的味道,没有想象中的讨厌。”


晴人失笑的坐起身来,


“……艾尔艾尔弗先生,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


“你想说什么。”艾尔艾尔弗走到门边的脚步顿了顿,却并没有回头。


“刚才的纸巾,还有,今天您来和我对戏,表面上说是不想在众人面前NG吻戏,其实是为了明天不耽误大家的进度吧?因为您很忙,能在剧组待着的时间不多,所以每天安排的戏都很紧,如果因为这种戏不断NG,剧组的大家都会很辛苦的……明天在众人面前我一定更紧张更容易NG,所以您选择在这种私下的场合……”


“……你硬要这么理解的话,我也没意见。”艾尔艾尔弗说着,面无表情的走出晴人的房间,关上门。


——温柔……么。


——上一次被人用这个词形容,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他加快了离开的脚步,嘴角却不自禁的微微扬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评论 ( 4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