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麻咲】Natural Fake-05

上一章因为标签问题产生了一点误会……在这里重新说一遍吧,虽然我不雷逆CP,但这文的CP是绝对的艾晴不逆~享用愉快^^


Natural Fake-05

今天艾尔艾尔弗睡得不是很好。


他先是梦见古菲亚和流木野咲轮番在后面追着要给自己拍全裸写真,他向站在一边的阿德莱伊求救结果阿德莱伊却一头栽进了流木野咲的怀里。后来时缟晴人出现了,拉着他一路跑到一个没有人的房间里,然后他发现自己不知怎么的就光着身子和


对方躺在了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上,发现这一点的他赶紧坐起身来准备离开,结果晴人一把拉住他的手,湛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朦胧的水光,


“艾尔艾尔弗先生……虽然不是清醒时候做的,但您作为男人,发生了的事总是要负责的——不止是形式上的负责,感情上也是——总之,请,请和我结婚吧!”


——然后他就这么被吓醒了。


淡定的上网百度了一下后,艾尔艾尔弗确信自己会做这种梦绝对是因为压力太大了,而不是因为自己对那个时缟晴人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过还好,睡眠质量的欠佳并没有影响年轻影帝的专业发挥——几乎和他有关的所有戏都是一遍过,阿德莱伊甚至还拍着他的肩膀说“真没想到吻戏也能一遍过,你跟那孩子的相性也太好了吧”。


紧凑的一天结束后,艾尔艾尔弗揉着太阳穴从剧组的沐浴室走出来时,刚好接到阿德莱伊的电话,


“艾尔艾尔弗,我问了翔子,你今晚没什么别的日程安排吧?和剧组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哦,好。”他淡淡的答复道。


他不是什么私生活丰富的人,唯一要说有什么爱好的话就是国际象棋和桌球。介于工作期间他基本不会安排什么私人事务,所以对于剧组聚餐、出行、开会等非强制性的活动基本还是会出席的,只是不怎么说话罢了。


今天阿德莱伊带剧组去的是一家保密性很好的高级私人会所——对于一班子在外吃饭随时会引发媒体围观的大牌,这样的选择也是无奈之举。


会所的服务员热情的接待了阿德莱伊一行人,


“欢迎光临~是指南翔子小姐预定的包间吧?一共十五人对么?”


“是的,麻烦您了。”翔子对服务员点了点头。


“十五?”阿德莱伊四周看看,“不是十四么?”


“流木野小姐说她正在赶来的路上。”翔子笑眯眯的解释道。


阿德莱伊愣了一下,“你们谁把她叫来的?她可不是剧组的人——”


“我。”艾尔艾尔弗面不改色的坐到阿德莱伊旁边,有些好笑的看着涨红了脸的好友,“她不是剧组的人?别开玩笑了,阿德莱伊,从小到大,你有几件事能瞒得过我?”


“……艾尔艾尔弗,我今天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么?”


——你在梦里把我坑惨了。


“哦?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平时一直面瘫的艾尔艾尔弗装起无辜来也是影帝水平,“指南翔子跟我说,流木野小姐早就对这部剧很关注了,今天来的演员除了时缟晴人之外也都是吉奥尔旗下的,让她来参加聚餐有什么奇怪的么?”


“……没……有……”阿德莱伊无奈的把脸埋到掌心里,默默的又败下阵来。


很快,一个黑色长直发的漂亮年轻女性身着干练的黑色高档套裙,蹬着足有十公分细跟的高跟鞋出现在了包间门口。


“流木野咲小姐,吉奥尔集团副总裁。”艾尔艾尔弗起身对众人介绍道——说是众人,其实在场的也只有晴人一个人不认识她而已。


“谢谢你的邀请,艾尔艾尔弗。”流木野咲看上去心情很好,和大家笑着打过招呼后,她毫不客气的拉着本来放在艾尔艾尔弗右边的椅子坐倒了阿德莱伊和指南翔子中间。


晚饭进行得还算温馨和谐,年龄差不多大的指南翔子、野火毬惠和时缟晴人聊着晴人学校里的趣事,犬塚久间和他刚入行不久的师妹樱井爱娜交流着表演技巧,二宫高日和连仿小路里见依旧老夫老妻的吵吵闹闹,场记、监制等工作人员一边喝啤酒


一边说着各自在不同剧组遇到的笑话,而艾尔艾尔弗则饶有兴趣的欣赏着阿德莱伊不时被流木野咲调戏得面色通红却又无法发作的样子。


等饭吃的差不多时,流木野咲叫来服务员收走了碗筷,然后神秘兮兮的从自己的Prada小皮包里掏出一副牌来,清了清嗓子,让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


“来来来,难得大家聚在一起,这么热闹的场合,怎么能少了国.王.游.戏.呢!”


桌子上一片安静,艾尔艾尔弗可以明显感觉到坐在旁边的阿德莱伊抖了一下。


介于提议者在吉奥尔集团的高地位,以及吃完饭确实需要些娱乐活动,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一片附和声。


然后晴人弱弱的举起手来,


“……那个,抱歉,流木野小姐,我不会……”


“指南你教他!”流木野咲的兴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直接开始洗牌发牌,“开始吧开始吧。”


——结果第一局却是毫无经验的晴人抽到了国王。


“……命令1到15哪个号码都可以是吗?”他向指南翔子确认着,“要命令几个人呢?”


“这个随便你,不过一般是两到三个吧。”


“这样啊。”晴人颇有些为难的思考了一会儿,“那……4号说说自己在《革命机Valvrave》里面最喜欢的情节吧……然后……7号……学狗叫三声?”


流木野咲把手一抄,“我说时缟君……这也太无趣了吧?”


“没关系啊,时缟君他是第一次玩嘛——只是遇到这么善良的‘国王’,我就比较走运了。”个子娇小的连仿小路晶站起来,把手中写着“4”的牌向大家展示了一圈,


“要说这部剧我最喜欢的情节,那绝对是时缟君和艾尔艾尔弗先生的吻戏!绝对!”晶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我已经跟阿德莱伊先生要了今天拍的吻戏那部分的原片了!没有NG多拍几次真是太遗憾!不过想到以后还有很多机会我就好期待啊!”


(*注:这里算半个声优梗,Akira的声优凹酱我觉得一定是个腐女><)


……晴人突然觉得自己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是吧是吧!”流木野咲把话接过去,也激动起来,“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着写的,现在看到拍出来的效果居然比想象中还好!我真是后悔没多写几次!”


“……这么想着写的……”晴人小声重复道,“难道说,这部剧,这部剧的剧本作者——”


“正是流木野小姐。”艾尔艾尔弗淡定的答道。


一桌人全都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哦”声。


“……怎么回事?阿德莱伊,你没告诉过大家剧本是我写的?”流木野咲转头瞪着身边的导演,“我有这么让你丢脸吗?”


心思被彻底拆穿的阿德莱伊忧伤的把额头搁在了桌面上。


游戏还在继续。


大家环视一周后发现没有人拿着7号。指南翔子一拍额头,帮晴人翻开了放在他面前的牌(*注:这里国王游戏的规则是国王也有号码,只是国王自己是不能看的),果然是7号。


晴人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非常擅长给自己挖坑。


不过还好学狗叫也不是什么太掉节操的事情。于是他酝酿了几秒,很认真的“汪汪汪”叫了三声。


“……别说,那孩子还真有点像小狗。”艾尔艾尔弗听见流木野咲低声对阿德莱伊说,“选得不错,蛮可爱的嘛。”


第二轮,二宫高日抽到了国王。


“今天在场的男士很多啊,我们来个体力点的吧。”金发的御姐呵呵笑着把Joker丢在桌上,“9号躺在沙发上,1号趴在TA身上做20个俯卧撑。”


(“……原,原来这个还能这么玩啊……”晴人眨了眨眼睛。


“应该说,像晴人你那样玩的才少见吧。”翔子翻了个白眼)


“哎呀,还好还好,我只是负责躺着的。”流木野咲深吸了一口气,把“9”号牌摊在桌子上,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沙发旁,“1号呢?1号是谁?”


在没有人看到的桌子下面,艾尔艾尔弗眼疾手快的把自己手中的牌和阿德莱伊互换了。


“喂,艾尔艾尔弗你干什……”阿德莱伊迷惑的看着好友,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便被艾尔艾尔弗打断了。


“1号是阿德莱伊。”


“啊?不是我!”


“那就把你的牌亮给大家看。”流木野咲叉着腰命令道。


结果当然是阿德莱伊在艾尔艾尔弗“我是在帮你”的眼神中讪讪的走到沙发旁,然后顶着一张大红脸和加速的心跳看着身下凹凸有致的黑长直美女做完了二十个俯卧撑。


游戏在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氛围中一轮又一轮的继续着,进行到第二十七轮的时候,其实大家都已经有点累了,但吉奥尔集团的各位演员却都知道,他们的副总裁不抽到一次国王是不会结束游戏的。


终于,在第二十八轮时,流木野咲得意洋洋的把手中的Joker牌往桌上一放,


“哦呵呵,终于轮到我了……”


艾尔艾尔弗感到身边的阿德莱伊又是一抖。


“前几天我听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流木野咲神采奕奕的把手交叉在胸前,“我听说,有人在海选男主角的时候用我的姓氏作为即兴表演的求婚对象……”


晴人心虚的低下头去,而阿德莱伊则赶紧对身边的好友证明清白:“不是我告诉她的,真的不是我!”


“是不是啊——时缟晴人君?艾尔艾尔弗?”流木野咲的眼神锐利的扫过二人,然后冷哼一声,“求婚很好玩是吧?现在,你们两个谁都行,给我在这里向另一个求婚!”


桌子上又一次一片寂静。


过了半晌,指南翔子小声的开口了,


“……流木野小姐,国王游戏的规则应该是指定号码,而不是直接指定人,这是犯规的……”


“我承认我犯规,犯规的人不就是要罚买单么,今天这顿我请了。”


——然后以阿德莱伊为首的大家都纷纷倒戈向了吉奥尔集团年轻有钱的美女副总裁。


晴人看看丝毫不肯让步的流木野咲,又看看脸色不是太好的艾尔艾尔弗,圆场一般的笑着抓了抓头发,


“……那个,好吧,这种事情果然还是我来——”


“不,我来。”艾尔艾尔弗利落的站起身,走到晴人旁边。翔子和毬惠赶紧把自己的椅子拉开,给两人让出位子来。


——他才不会告诉别人他是因为想到了早上的噩梦,才不想听晴人对自己求婚的。


在场的众人,包括流木野咲和晴人在内,都满脸惊讶的注视着今天有些不大对头的年轻影帝。


“……可不许敷衍了事啊。”流木野咲提醒道。


“放心。”艾尔艾尔弗瞥了她一眼,“我可是专业演员。”


然后,他对着晴人单膝跪下来,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拉起晴人垂在身侧的手。他总是面无表情的面容此刻温柔得不可思议,紫罗兰色的漂亮双眸中流转着浓得化不开的深情,薄薄的唇上扬成一个优雅得能溺死全世界的弧度,


“你曾说过,希望也好,诅咒也罢,都和我对半分。”艾尔艾尔弗低沉柔和的声音依然如大提琴般悦耳,“而现在我告诉你,我的生命,我的未来,我的幸福和悲伤,我的全部……我都想要和你对半分——时缟晴人,请你,和我结婚吧。”


——现实中的艾尔艾尔弗和时缟晴人并没有太多交集,所以他借用了剧中属于他们的羁绊。


在一片此起彼伏的花痴尖叫声中,晴人微微涨红了脸,回握住对方的手,


“好,那就全都对半分。”


“太随便了吧……”在一片更加大声的尖叫起哄声中,流木野咲对晴人撅了撅嘴,“时缟君,你现在好歹也是演员啊,这样就答应也太便宜他了!”


“没关系啦,流木野小姐……”晴人笑笑,“就冲着艾尔艾尔弗先生这么逼真精湛的演技,配合一下也是应该的啊——我都差点当真了呢。”


艾尔艾尔弗听到这里微微一扯嘴角,回复到平日的面无表情,站起身来,默默的走回了原位。


逼真精湛的演技……就是你所说的“即使对着冰冷的机器也能说出深情款款的对白”么……


时缟晴人,你实在有些高估我了。


评论 ( 19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