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麻咲】Natural Fake-11

三段生硬的被我拼接在一起的剧情……不过下章终于要有新戏拍啦~


Natural Fake 11


早上时缟晴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几乎一丝不挂的以树袋熊的姿态挂在艾尔艾尔弗怀里。


他触电一般的迅速松开了手脚,缩到床的一边坐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对上艾尔艾尔弗冷冰冰的视线,


“时缟晴人,你知道自己昨晚喝醉之后做了什么吗。”


“不……不知道……”晴人忐忑的摇了摇头,“我……我没有对您做什么吧?”


“你说呢。”


晴人低头看了看自己只穿着底裤的身体,凌乱的床铺,床上散落的衣物,又想到早上醒来时二人的暧昧姿势。难道自己昨晚对艾尔艾尔弗先生……


晴人面色一红,语气更加慌乱,“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从来不知道自己酒品这么差……对不起!”


“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想算了么。”


“那,那怎么办呢……我……”晴人急得快要哭出来了,“难道……难道您会愿意和我结婚吗?”


“唉,反正我的清白已经毁在你手里了,也只能这样了。”艾尔艾尔弗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手表,“现在赶回去的话,还能在今天之内领到证。”


晴人愣了一下,认真的点点头,“好,那您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收拾——”


艾尔艾尔弗终于没忍住轻笑出声,


“你真是太好骗了,时缟晴人。”


“……哈?”


艾尔艾尔弗也坐起来,“放心,昨晚什么都没发生,我把背你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晴人瞪大了眼睛,“真,真的吗?”


“怎么,没有发生什么你很遗憾么。”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晴人摆摆手,然后他突然坐直了身体,湛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看进艾尔艾尔弗的眼睛里,手也在身体两侧不自禁的握了起来,


“那个,艾尔艾尔弗先生,其实,其实我对您——”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突兀的打断了晴人的话。褐发少年顿了一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抱歉的对艾尔艾尔弗笑了笑,


“不好意思,艾尔艾尔弗先生,我先接个电话……您好,对,我是,请问您是?”听着听着,晴人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什么?您说我父亲他——心源性休克?!”


***三个小时后,森咲医学院附属医院心外科手术室外***


时缟晴人抬起头,看见银发青年向自己走来的身影,医院惨白的灯光打在他精致的脸上,如同雕塑一样完美而冷漠。


“谢谢您,艾尔艾尔弗先生……”晴人嘴角勉强带起一丝笑容,“手术费我会尽快还给您的。”


“不必。”艾尔艾尔弗在对方旁边的空椅子上坐下,“我不急着用,你工作后慢慢还我就行。”


“可是——”


“你现在根本没有经济来源吧。”


“……的确。”晴人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瞬间充满了鼻腔,几乎把他生生呛出眼泪来


,“抱歉呐,艾尔艾尔弗先生……我总是给您添麻烦,拍戏的时候也是……就连您好不容易休个假都……您要不要先回去?您很忙吧?我自己在这儿等就——”


“这种时候你能不要再考虑我了么。”看着对方努力维持着的苍白笑容,艾尔艾尔弗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在手术室里的是你父亲啊。”


晴人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嘴角一点点挂下来,


“……正因为这样……正因为在手术室里的是我父亲……如果我不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的话……”晴人低下头去,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紧紧地绞在一起,“……我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个手术……我知道这个手术的成功率不到40%……我知道手术如果失败……将是致命的……我知道……”


晴人的声音渐渐哽咽,直到说不出话,肩膀也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他闭起眼睛,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掉在他因为太用力而颜色发白的骨节上。


“……对不起。”


艾尔艾尔弗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对别人说过这三个字了。


从他们认识以来,似乎都是晴人在迁就着、安抚着、鼓励着自己,他积极的了解自己,维护自己,即使并没有做错什么,晴人也还是愿意为了自己的情绪开口道歉……可是自己呢?


艾尔艾尔弗突然发现,他现在居然连一句安慰都不知如何开口——对眼前这个他曾自以为已经看透了的少年,他其实一点也不了解。


“跟我说说你的事吧。”艾尔艾尔弗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晴人,顿了顿,然后有些不自然的伸手揽过对方因颤抖而显得格外瘦弱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认识这么久,我对你的事好像还不知道多少。”


“谢谢……”晴人接过纸巾,感激的用脑袋轻轻蹭了蹭对方的颈窝,“我的事……我从小的生活就很普通,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艾尔艾尔弗先生想听什么呢?”


“你家的事,或者想到什么都可以。”


“我家啊……妈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世了,但爸爸说她是一个很温柔的美人……我是爸爸一手带大的。爸爸是个科学家,研究基因工程的……我小时候还怪他,怎么不把我的基因改的更好一点让我能科科考满分……哈哈,很可笑吧?以前家里做饭的都是妈妈,所以我出生以后吃到的东西都很难吃……爸爸做学问很拿手,料理却实在不行……这也导致我七岁起就能给我们父子俩做便当了……”


时间在晴人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一分一秒的过去。


手术室的等待区相对封闭,没有路人,但不时有进出手术室的医生八卦的看着这对依偎在一起的漂亮偶像,偶尔有几个年轻的护士会大着胆子上来讨要签名。


“……然后去年,爸爸被查出患有心脏二尖瓣狭窄,但因为只有24.7%所以没有进行手术,只是使用药物……”晴人的嗓子讲到现在已经有些嘶哑,“本来我想着毕业赚够钱就给爸爸做手术,结果没想到……”


(*注:医学知识均来自度娘,有误请无视><)


——这时,一个带白口罩的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一边用带血的手套脱下口罩一边对他们说道,


“你们是时缟综一的家属吧?手术已经结束了,挺成功的,我们再观察十分钟,如果没有危险就可以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看着晴人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睛瞬间亮起来的样子,艾尔艾尔弗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微笑又重新回到晴人脸上,然后他回过头,看着几个小时间一直坐在自己身边年轻影帝,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谢谢您一直在这儿陪着我,艾尔艾尔弗先生……听我讲这些……其实很无聊吧?”


艾尔艾尔弗微微笑了一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


“没有,我一直好好的听着。”


——多年后的晴人回想起这段时光,一直觉得,这个与爱情毫无关系的句子,是他那位少话的爱人曾说过最温柔的情话。


***第二天***


年轻影帝休假归来的第一天早晨,他刚一推开工作室的门,就看到指南翔子抱着一堆文件走了过来,


“艾尔艾尔弗先生!这个,您看看……是《The Betrayer(背叛者)》的剧本。”


“不是已经决定推掉了么,这一部。”


“啊……是的,但是今早流木野小姐让我一定要再问问您,因为时缟君昨天接下了这部电影的片约,所以她觉得您会不会重新考虑一下——”


“什么?他接下了片约?”艾尔艾尔弗皱了皱眉,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流木野咲的电话。


“时缟晴人说过他不再演戏的,为什么又突然接演了《The Betrayer》?你跟他说了什么?”


“这你是冤枉我了,艾尔艾尔弗,我可什么都没说呀,是他自己打电话来说要接这个片约的。”流木野咲的声音听起来很悠闲,“我想可能是因为《The Betrayer》开给他的片酬几乎和他欠你的钱一样多……吧。”


“不可能,《The Betrayer》的制作预算我看过,这种成本的电影,别说是时缟晴人那种新人,即使是我也拿不到那么高的片酬。”


“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The Betrayer》的投资方——同时也是剧本提供者——指明了这部电影要由你和时缟君来主演,而且他表示片酬可以再商量但绝不换演员。所以昨天时缟君打电话问我片酬能不能高到这个数字时,我跟投资方一说,对方超干脆的就答应了。”


“……投资方是谁?”


“不知道,一个自称“Zodiac(黄道十二宫)”的神秘人,我没见过,只发过邮件和短信,不过对方汇款很快,而且除了要你俩主演之外其他要求不多,剧本也还算不错,这对我们来说就够了。”流木野咲满不在乎的说,“我觉着应该是你和时缟君的脑残粉吧,同人女也说不定,然后自己又是某个大财团的千金大小姐,闲的没事写了篇同人想让你们演一演,不惜重金,又不好透露身份让老爸老妈丢脸,所以就只能这样咯。”


“Zodiac是剧本里那个十二宫杀手的自称吧。”


“那又怎样?你觉得投资人是个杀手?难道你真以为有人会为了杀你,不辞麻烦的专门写个剧本还砸重金来给你拍?在温泉一刀捅死你不是方便得多吗?”流木野咲好笑的问,“得了别说了,艾尔艾尔弗,又能天天和时缟君见面了其实你心里高兴得很吧?阿德莱伊都跟我说了,他那天看见你的手机桌面,居然是时缟晴人和米哈伊尔的照片,啧啧,你说说你这个——”


艾尔艾尔弗按掉了手机。


“……艾尔艾尔弗先生?”指南翔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年轻影帝不是很好的脸色,


“指南,给《The Betrayer》的导演打电话,这个片约我接了。”


评论 ( 14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