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麻咲】Natural Fake-13

是不学语文了的缘故么。。。觉得越来越不会写文了><


Natural Fake 13


今天一早,晴人收到了一封没有寄信人信息的信。他打开信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一张星座占卜卡牌。


烫金的LIBRA,还签着Zodiac的名字——和《The Betrayer》里女主角收到的一模一样。


……大概是哪个剧组工作人员的恶作剧吧。


因为性格好相处而且是新人的关系,晴人和剧组工作人员的关系都不错,之前也有工作人员做过把手信寄到他宿舍的事。没有想太多,晴人把信封收到抽屉里便出发去了影视城。


***


肖像画事件后,晴人终于肯强迫自己相信艾尔艾尔弗可能是十二宫杀手了——至少他不是看上去那样单纯的贵族少爷。毕竟,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是不可能画出如此逼真血腥的心脏的。


虽然对方的动机依然不明,但事关莉泽露蒂的生命,晴人还是不得不下定决心除掉一切未知的可能性。


他在今天采购途中悄悄去黑市买了一瓶马钱子碱粉末,并打算等下午再一次确认占卜卡牌数量后就在晚餐里下毒——酒窖的钥匙平时在总管手中,而总管正好在今早陪同卡尔斯坦侯爵去参加兰顿伯爵家的秋季猎鸭会了,于是钥匙便被交给晴人保管。


午睡后,晴人像往常一样把艾尔艾尔弗扶到花园的香樟树下,帮他支起画架挂好画布,然后以准备晚餐为由回到宅子里。把所有下人都支去工作后,晴人拿上总管交给他的钥匙串,来到了位于地下的昏暗酒窖中。


酒窖里第四排的第七个酒桶是空的,而那副残缺的占卜卡牌就是在那里被晴人发现的。


他拎着煤油灯,穿过飘着酒香和淡淡霉味的空气,熟门熟路的找到那个空酒桶,打开橡木塞子,把一只手伸进去。他的指尖毫不意外的直接触到了木制酒桶粗糙的底部——最后一张卡牌不见了。


仅剩的一点可能性也消失了。晴人心情复杂的把手从酒桶里拿出来。


这么说,十二宫杀手果然就是……


他的下唇被咬得发白,秀气的双眉紧紧蹙起。


“你在找什么?”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这不可能!


瞬间涌起的恐惧几乎要从晴人的心脏顺着喉咙溢出来,手边的煤油灯差点被打翻在地。


他动作僵硬的一点点转过头去。


——艾尔艾尔弗站在离他七八英尺远的地方,俊秀精致的面孔在他手边煤油灯发出的微光中半明半暗,仿佛蛰伏在黑暗中蛊惑人心的恶魔。


他甚至没带煤油灯就能无声无息的爬下没有光照的梯子,并走到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所以之前他所有的虚弱安静……全都是假象?!


在对方那双似笑非笑的漂亮眼睛的注视下,晴人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少爷……您怎么……”


“有些事想问你。”艾尔艾尔弗一步一步悠闲的走过来,“你的那位未婚妻,莉泽露蒂小姐,她最近还好么?”


随着他逐渐的靠近,他的身形渐渐在灯光下变得清晰起来——晴人这才发现,他那只总是拿着画笔的手中此刻握着一把刀。晴人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背上渗出冷汗,惊恐的眼睛里映出艾尔艾尔弗绝美而危险的的面庞。


“……她,她很好……她……”


“是么。”艾尔艾尔弗在他面前停下脚步,唇角微微一勾,“你连说谎都是这么可爱。”


意识到对方话外之音的晴人猛然抬起眼睛,


“……你把她怎么样了?!你——”


然而艾尔艾尔弗只是把食指轻轻压在晴人唇上,示意他安静,


“时缟晴人,你觉得莉泽露蒂爱你么?”


晴人愣了愣,不明所以,然后犹豫着点了点头。


“那你相信她会背叛你么?”艾尔艾尔弗继续问着,把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些,


“——就像,你当年背叛我一样。”


“……当……年……?”晴人脸色惨白的盯着离他越他越近的艾尔艾尔弗,无意识的重复着对方的话。


“你果然不记得了。”艾尔艾尔弗直起身体,慢慢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苍白笑容,“十年前,你放开我的手,我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晴人瞪大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尘封十年的记忆如电光火石般闪现——狭窄的山间小路,手牵着手的两个男孩,稚嫩的约定,脚下突然坍塌的石块,被放开的手腕,以及对方坠落时绝望的眼神——


……原来十年前被自己忘记的,竟是这么黑暗的一段过去……


感到惊骇的同时,晴人也明白,事到如今,无论怎样的解释都无济于事了,他只能希望对方放过莉泽露蒂。


“……那是我犯下的错,今后你要如何惩罚我也好,可是莉泽露蒂她是无辜——”


“我没杀她。”艾尔艾尔弗淡淡的打断他,顺手拿过他手中的煤油灯,转身朝梯子走去,“不想她死的话,跟我来。”


晴人愣了一下,压下心里暗涌的复杂情绪,快步跟上去。


他们一路沉默的穿过大宅,绕过繁芜丛杂的后院,翻过雕花的铁栅栏,走到十年前事故发生的狭窄山路上。


“……所以,你之前杀死那十一个人……全都是为了报复我吗?”晴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我只是不能忍受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爱着你的人。”艾尔艾尔弗在一棵树边停下来,侧过身,让晴人清楚的看见树下被捆住手脚的莉泽露蒂,


“现在,我才是在报复你。”


他说完,走到少女旁边,用小刀挑断绑住她的绳索,拉过晴人的手腕,放到少女因为被长时间捆绑而毫无血色的手心上。


然后他微微一挑唇角,


“时缟晴人,你也尝尝看吧——被最爱的人背叛的感觉。”


艾尔艾尔弗说完,把刀尖抵在莉泽露蒂脖子上。少女瑟缩了一下,在艾尔艾尔弗冰冷的眼神中颤抖着握住了晴人的手腕。


***


“Cut!”场记在气氛最为紧绷的时刻拍下了板子。


今天的拍摄结束的很早,一方面是拍摄进度较日程提前了不少,另一方面是身为男主角的晴人昨天接到了《The Betrayer》投资人的晚饭邀请,指着投资方拿工资的剧组也不得不给这个面子。


留在剧组的艾尔艾尔弗和导演一起吃了工作餐并讨论了一下明天结局部分的角度处理问题后,准备开车回家。


大概是正好碰上下班高峰的缘故,出了影视城不久他就被堵车困在了路上。


想着反正也不急着回去,艾尔艾尔弗在又一个亮起红灯的路口拉起手刹,按开了车载收音机,准备在无聊的堵车中随便听点音乐消遣一下。不过这个时段好像很少有放音乐的电台……


“……ARUS第四届汽车博览会将于10月7日在国际会展中心拉开帷幕,本次博览会……”啧,广告。


“……现代人紧张的工作节奏和饮食习惯对脾胃伤害极大,而本次要介绍的健胃补脾的食物包括……”跳广场舞的大妈才会关心这个吧。


“……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梅丽尔酒店顶层有两名男子疑似企图跳楼自杀,其中一名……”两个男人一起跳楼是想殉情还是怎样。


艾尔艾尔弗一边调着台,一边皱着眉头想自己真是越来越不能理解现在媒体的关注点了。


在他换下一个电台之前,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上“时缟晴人”的名字,艾尔艾尔弗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调小了收音机的音量,按下接听键。


刚把手机放到耳边,他就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奇怪。


呼啸的风声灌入听筒,混杂着一个明显不是晴人的男子的低沉声线,让年轻影帝的心往下一沉。


“艾尔艾尔弗,你觉得时缟晴人爱你吗?”


尽管已经十年没有听过,艾尔艾尔弗还是立刻认出了这个噩梦般的声音——


“……凯恩?!”


“你相信他会背叛你吗?”


男子对艾尔艾尔弗语气里的讶异与厌恶置若罔闻,继续演戏般自顾自的说下去,


“——就像,你当年背叛我一样。”


作者有话说:为什么又让凯恩大叔当反派了,明明我还蛮喜欢他的。。。没错他就是那个刚出浴(误,出狱)的娱记哟!也是《The Betrayer》的投资商和剧本作者~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