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一小时——致两百年后的你

本周艾晴一小时的主题是“虐”,昨晚本来要写的梗写着写着收不住了短篇肯定完不了了所以临时改了内容,然后今天又早起去看漫展了,以上就是现在才交上作业的原因(喂不要找借口)~~然后根据群里的讨论……既然大家都死晴妹那我就死个llf来练练笔吧(你够)


设定是原作背景,晴人战后存活,失不失忆跟本文没什么关系,小皇子还是一样叫米哈伊尔,有部分心理描写以第一人称进行,以上。


致两百年后的你


“晴人?”流木野咲敲了敲开着一条缝的门,往办公室里探进头去,不出意料的看见他们的摄政王盯着桌上的照片发呆的样子,“时间到了哦,陛下和大臣们都已经在议会厅了,你还不去吗?”


“……今年……还是算了吧。”晴人回过神来,勉强对黑发少女笑了一下,“咲,视频的内容可以麻烦你之后转达给我吗?”


“好的。”流木野咲皱了皱眉,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关上办公室的门。


——今天是银三帝国历二百四十三年的十月十五日。每年的这个日子对银河第三帝国来说除了是摄政王时缟晴人的生日之外,还有一个重要意义——所有大臣都要在这一天聚在一起观看学习初代皇帝关于下一年治理国家的计划和建议。


银河第三帝国的初代皇帝艾尔艾尔弗是个极其严谨智慧而富有远见的人,他早已料到自己死后,帝国将由并无太多治国经验的小皇子米哈伊尔和晴人接管,于是他在死前留下大量影视资料,将未来三百年帝国的发展计划逐年算好,录制成讲解视频,供晴人和大臣们参考。


身为帝国的摄政王,同时也是初代皇帝的配偶,时缟晴人自然每年都需要出席这个观看学习的活动。而从过去这两百年的经验看来,艾尔艾尔弗的确是料事如神,几乎每次战争和灾害发生的时间都与他预计的相差无几,而帝国的经济教育军事水平在他的指导下也一直发展迅速,很快超过了许多建国已久的国家。


可是这几年,晴人发现自己越来越害怕出席这个活动了。去年他在看完视频之后,一个人留在议会厅里,对着大屏幕上自己爱人的身影,不吃不喝默默的坐了一整天;而今年,他只要一想到又要听见对方的声音,看见对方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表情和动作,眼眶就会不自觉的酸涩起来,大脑也完全无法思考别的事情。


——最残忍的往往不是失去,而是明明已经永远消失不见,明明已经再也无法回来,却偏偏还要在你心里留一根刺,它要你疼,你就得疼。


晴人轻轻用拇指划过手中泛黄的照片。照片是他和艾尔艾尔弗登记结婚的那一天照的,时隔两个半世纪,他却还能清晰的回忆起那天灿烂得不可思议的阳光打在身上的温度,和手边令人安心的微暖触感。


……你离开我,已经两百年了……


——这是多么不公平,你挂念了我四十三年,我却要用我几乎无限的所有生命去挂念你。


晴人突然想起两百年前,艾尔艾尔弗刚刚死去的那几个月。


那时,他每天早上醒来,看到身边突然空出来的位置,会觉得连天都一下子黑了下去,然后一整天都这么浑浑噩噩的,看到一点和对方有关的东西就能发上半天呆。后来,因为他明白自己不能消沉太久,加上帝国的事情渐渐多起来,他也就慢慢的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直到几年前,这种接近绝望的思念又死灰复燃般的重新袭来——或许因为发展逐渐步入正轨的帝国已经不需要他整天操心,或许因为长大了的米哈伊尔不再整天粘着自己,也或许,只是思念蛰伏了太久终于喷薄而出……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晴人忙伸手擦去眼角的泪水。


“进来。”


流木野咲看到眼眶泛红的晴人,有些犹豫的走了进来,把一张记忆卡放到办公桌上,体贴的没有问他刚刚发生了什么,


“……艾尔艾尔弗说这段视频是给晴人你一个人看的,所以我们没有继续放……你看完之后,如果觉得有什么需要传达的,可以打给我。”


晴人感激的点了点头。


目送着少女的身影离开办公室后,晴人把手放在记忆卡上方,纠结再三,终于还是拿起了卡。


无论会如何伤怀,总还是想见你一面的。


但是……你想给两百年后的我看的,到底是什么呢……


晴人心情复杂的把记忆卡塞进计算机的卡槽,点开写着“G.E.243/10/15”的文件夹,打开里面唯一一个视频文件。


艾尔艾尔弗面无表情的精致面容出现在屏幕上,生动得像是昨天刚见过一样。


开头是例行的下一年的分类计划,执行时需要注意的重点,还有各种情况下的预备方案。之后晴人听见他说“剩下的内容,请时缟晴人一个人观看”,说完他沉默了几秒,像是给众人暂停和离开的时间。


然后他在晴人期待而忐忑的目光中继续开口了。


“时缟晴人,米哈伊尔明年二百五十岁,这对魔使来说是成年的年纪,你可以开始试着让他处理帝国事务了——当然是在你的指导下。另外,如果他不反感,可以帮他留意有没有合适的对象,虽然他不需要通过结合孕育后代,但情感和生理上的需求应该正视,需要的话甚至可以以此作为外交手段。”


晴人听到这里有些失落。


随即他又为这失落感到好笑——他应该很清楚,艾尔艾尔弗会单独找他, 九成是为了米哈伊尔的教育和培养问题,而不会是来告诉他“我想你了”。


艾尔艾尔弗不是个会甜言蜜语的爱人,即使在他们在一起的四十三年里,晴人也从没听对方对自己说过爱或者喜欢之类的话。 


“……还有你也是。”


交代完米哈伊尔的事,艾尔艾尔弗突然的话锋一转拉回了晴人的注意力。


“虽然你是米哈伊尔的监护人,但从魔使的年龄来说,你也才成年不久,可以考虑伴侣的问题了。流木野咲和指南翔子都是不错的人选,你个人没有倾向的话,我会建议前者,因为阿德莱伊应该会和我差不多同时死去,从情感经历和心态上来说,你和流木野会比较容易互相理解。”


晴人突然按停了视频。


胸口有什么东西堵得难受。


那个家伙……艾尔艾尔弗……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提出让自己另找伴侣的建议的?为什么能够这么平静的说出来呢?他……就完全不会觉得难过吗?


晴人想,如果提前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就算自己知道重新找伴侣对拥有无限生命的对方来说是更好的选择,自己也是做不到主动提出来的。


……不过,这才像是那个冷静理智到有些不近人情的艾尔艾尔弗会做的事吧。


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晴人按下播放键,让视频继续下去。


“不要皱眉头,时缟晴人。”


——应该说艾尔艾尔弗果然是料事如神么。晴人一愣,赶紧用手把自己蹙起的眉头抹平。


“提出这个建议,应该感到难过的人是我才对。”视频里的年轻皇帝半敛起紫眸,难得的流露出一丝低落的情绪,


“……但是你的生命那么漫长,一定得有一个人,能代替我陪着你。”


——视频到这里就突兀的结束了,没有任何结束语或告别辞。


晴人想自己大概知道这是为什么——像艾尔艾尔弗那样骄傲的人,是不会允许自己的脆弱难过被别人窥探到的。


即使那个人是自己。


时间仿佛在沉默中流转了几个世纪。


终于,晴人深吸了一口气,关掉视频,合上电脑,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下午两点的阳光直射进来,刺得他眼框发痛。


他揉了揉眼睛,把目光投向窗外满树金黄的巨大银杏树。


这棵银杏是他在两百年前,艾尔艾尔弗死去的那天种下的,现在已经高得快要让他看不到顶了。


一阵风沙沙的吹过,一树的叶片飞了满天,一片一片灿烂得仿佛自尽般的伤逝。晴人安静地抬起头,苍蓝色的天光透过层层落叶散落在他清澈的瞳仁。


然后,一片银杏叶打着旋轻盈的落在了晴人的唇畔。


——仿佛一个极浅极轻的吻。


一滴泪水划过少年突然微微笑起来的唇角。


——艾尔艾尔弗,我知道的,其实你一直都在这里,所以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来代替你。


——你停靠在这里,你多少年来一直都停靠在这里,守着我和我们的过去。


不曾离去。


——END——


作者有话说: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项脊轩志》归有光

实在太喜欢这句不自禁的就把它不伦不类的套进来了><写虐文真是折寿,写完都不想再看。

转移话题吐槽一下今天同人祭上看到的本子好了。米英静临平分天下,连带部分黑篮巨人家教鬼灯的各种CP+伏八+土银……别说艾晴了任何VVV相关物都没发现QAQ不过好消息是VVV八月一日香港首播,到时候可能会有些新的粮食可以吃……吧@_@


评论 ( 4 )
热度 ( 37 )
  1. 惠风和畅🍃Ashya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