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麻咲】Natural Fake-14

写完这章简直血槽全空整天处于求投喂状态 QAQ 所以对于本章中的Bug就不要太在意了,已经思考不能>< 另外,本章中【】里的内容为回忆。


Natural Fake 14


独眼男子把晴人的手机随手扔到地上,走回被绑住手脚的少年身边,轻佻的挑起他的下巴,


“你说他会来么?或者说,你希望他来么?”


“……不会。不希望。”晴人扭头避开对方的手。


“呵,那你可太低估自己了。”凯恩放下手,在晴人身边坐下来,“他会来的,我了解他。”


“他知道你要做什么。”晴人扫过眼前玻璃护栏底端绑着的炸药包和计时器,咬住了嘴唇。


他们现在在梅丽尔酒店的顶层天台上。这个位于三十层的圆形天台本是一个露天餐厅,今天凯恩约他在这里吃晚饭,又以“不要让你的粉丝打扰我们”为由提前支开了侍者和其他用餐者,然后在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就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黑暗诡谲的剧本,横跨十年的报复,指定演员的神秘投资方,刚出狱的仇人,早上收到的占卜卡牌,安排在天台的晚餐邀请……断续的线索现在全部串到了一起。


——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意识到有问题,如果自己能再小心一点……


“就算知道他也会来的。我告诉过你我比你更了解他——也了解你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凯恩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说起来,你好像并没有对我的出现感到太惊讶啊……他跟你提起过么,我和他之间的事?”


“算是吧。”虽然不想和面前的男人说话,但晴人不知道此刻除了拖延时间外他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凯恩先生,我可以理解你因为十年牢狱生活想报复艾尔艾尔弗先生的想法,但十年前那件事,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不是吗?不说心理上的阴影和名誉损失,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突然之间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已经为了你收集八卦和丑闻的目的付出足够多的代价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他呢?”


“……收集八卦和丑闻?”凯恩的神情微妙的一变,“他是这么告诉你的?”


“难道不是吗?”晴人有些好笑的反问,“记者设局陷害当红童星,我实在想不出其他——”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为这种无聊的目的去陷害他?!”凯恩冷笑着打断他,“我做这些,全都是为了他!”


“……啊?”


“我从他四岁参加第一个广告的试镜开始就认识他了,那时报社安排我专门负责他的新闻。随着接触的深入,我渐渐被他的单纯善良吸引,他也总愿意跟着我问东问西……刚入行时他什么都不懂,家里又没关系,全靠我四处打点提醒,他才能顺利进入演艺圈。后来为了帮他争取优质片约,我动用各路关系,以多种身份编造新闻抬高他贬低他的竞争对手,得罪了不少大牌,自己因此被报社雪藏一年,还收到过死亡威胁……但是看到他的笑容,我却觉得这些都没有关系……可是再往后,他渐渐长大了,我发现他不开心的时候越来越多,他告诉我他不喜欢这个圈子,父母却希望他继续待下去——呵,多恶心的父母,把孩子当成摇钱树和满足虚荣心的工具……多少童星因为受不住娱乐圈的巨大压力患上抑郁症,毁了一生……可我决不会允许他也变成这样!”


多年来压抑在心底的强烈情感在此刻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凯恩的情绪逐渐激动起来,


“他一直无法下定决心违抗父母的意愿,所以我帮他做出了这个决定:我在他父母的车上动了手脚,我带他走进了那间满是吸毒者和摄像头的采访室——没有了父母,没有了爱着他的粉丝,他就不会再受到任何束缚了……尽管没有事先和他商量,但我以为他会理解我的——”


晴人觉得自己有些混乱。


一直以为是仇人的人却是抱着这种心态做出那样的事……应该说这是一厢情愿的执念导致的悲剧,还是自以为是的付出造成的伤害?


原本不希望相互伤害的两个人却走到现在这一步……


——如果人可以用心灵而不是言语交流,这个世界是不是会美好得多?


“……明明只要再等半年,我就可以把他从少管所保释出来,成为他的监护人,从此再不会有人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我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可他却背叛了我——他在法庭上一口咬定我是在陷害他,他——”


“恕我直言,凯恩先生。”晴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想,当年的艾尔艾尔弗先生可能是和父母有些矛盾,但他一定不会希望父母死去……同样的,他不喜欢这个圈子,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接受那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闭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很了解他?!你和他相处的时间连我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即使是在监狱里,我依然通过以前的人脉密切关注着他……而你,不过是个和他拍过几场对手戏的新人!可是!”


凯恩面色铁青的从袖口抽出一把小刀,指向晴人的额头,


“他绝不是那种会袒护新人的好前辈,但却为了给你解围不惜把媒体的矛头转移到自己身上,还特意与迪奥打招呼让他在节目里问你最容易的问题;他那两天休假本来是计划和《极光》剧组一起外出庆功的,却因为你的邀请退掉了所有机票和酒店的预定;他其实不喜欢温泉也受不了日式料理,却因为你喜欢而欣然答应;他自从在医院看着父母死去后就恨极了医院,生病也是请私人医生到家里治疗,却陪着你在医院坐了整个下午;他早就不接那种没有名气的小成本电影了,却为了你接拍了《The Betrayer》;他从没换过的手机桌面却在一个月前变成了你的照片……凭什么!?”


晴人愣愣的听着凯恩的讲述,心里有个地方被突然泛滥汪洋的记忆碎片扎得生疼。


【你没有应付记者的经验,我只是怕你给剧组惹麻烦】


【如果艾尔艾尔弗先生希望我留下来的话,我想我会的。


……软件工程师是个更适合你的职业】


【您是已经意识到这是节目录制现场才那么回答的吗?还是真的那么想呢?


都有吧】


【你真的以为我们的关系和戏里一样特别吗?】


【希望您还能把我当……朋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言语和心的距离。


——那些话语背后未曾说出口的温柔和在意,那些他们拼命掩饰却又渴望对方理解的情愫,终于在已经迟到的感动中,与追悔一同葬在这场一切故事都还来不及开始的浩劫里。


同时,晴人心里原本笃定对方不会为自己出现的自信也一点一点的坍塌下去。


——而这些仅存的自信,在他听到楼下人群的尖叫和脚边自己手机的震动时,彻底崩溃。


凯恩放下小刀,拿起晴人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满意的微微一笑,按下通话键,


“你到了……对,把你身上所有能作为武器的东西都丢掉,然后——”


“不要!艾尔艾尔弗先生!!”晴人尽可能大声的朝手机的方向喊道,“不要上来!他的目标是你!!不要上来!!”


凯恩没有阻止他,反而把手机往他的方向侧了侧,


“……听到没?来不来你自己决定吧。不过,还想让这个男孩活着回去的话,你就上来,一个人。”


***


艾尔艾尔弗推开天台楼梯间的门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脸绝望的闭上眼睛低下头去的晴人,然后是少年身边站着的独眼男子。


原本在赶来这里路上,艾尔艾尔弗心里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限,对凯恩的怨恨像怪兽一般蚕食折磨着他的理智。


那个人已经在十年前夺去了他的父母,夺去了他的天真无邪,夺去了他的笑容,现在竟然还要夺去晴人……他的晴人……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但是在推开天台门的瞬间,他竟意外的冷静下来,所有愤怒仿佛被天台冷冽的风冻结在了可控范围内。


此刻,除了残存的理智在告诉他不能激怒凯恩,连累无辜的晴人之外,在看到容貌表情与十年前相差无几的凯恩时,他脑海里甚至不合时宜的浮现出那件事发生前的一些记忆来——


【凯恩哥哥,你最近为什么有那么多时间陪我啊?


因为凯恩哥哥一整年都不用去上班了呀。


这样。银色头发的男孩歪了歪脑袋,露出灿烂的笑容。


真好,凯恩哥哥总是很忙,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


独眼青年没有回答,只是宠溺的摸了摸男孩的头】


——明明曾一起度过那些漫长而平静的时光,明明曾经是彼此珍视着的两个人,最后却要在十年仇恨的横亘下,以这样讽刺的方式相见。


——但也正是因为曾经的信任和亲密,才让这份仇恨沉重得让人格外难以承受。


“艾尔艾尔弗,好久不见。”凯恩扯出一个笑容,复杂的眼神里却充斥着痛苦、绝望和无奈,


“为什么还是上来了呢?这个男孩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么?——你难道不记得《The Betrayer》的结局了?”


艾尔艾尔弗面色微微一沉。


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在《The Betrayer》的后续剧情里,男二要求女主角和男主角重演十年前坠崖时的场景。然后不出所料的,女主角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力下最终放开了男主角的手,男主角跌落悬崖。


而影片的最后一幕,是男二跪在山脚下男主角的尸体旁,笑着说“你看,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不会背叛的爱……不过现在的你,却再也不会背叛我了……是不是?”   


最后,他俯下身亲吻他的脸,全剧终。


……可是,这样诡异的结局,这样戏剧性的高台绑架,这样刻意的使用剧本中的台词和剧情……如果只是为了要自己的命,也未免太费事了……还是说,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只是杀死自己?


艾尔艾尔弗压下自己纷乱的思绪。


“总之你要报复的是我,现在我来了,放了他。”  


“也不是不行,但你总得给我些好处啊。” 


“开价吧,多少钱都可以。”  


“你知道我不缺钱。”凯恩笑得悠然,“自始至终,我想要的,只是你。”


【凯恩哥哥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哥哥想要的礼物,没有人送得起哟】


艾尔艾尔弗的瞳孔微微一缩。


“……什么意思?”  


“现在用手机打给电视台,向全世界宣布你爱我,然后和我结婚。这样我不止能放了他,也不会伤害你。”凯恩的笑容里带上了些自嘲,“没错,即使你曾经背叛过我,只要你现在选择我,我依然是不希望你死的。”


晴人刷的抬起头,看见艾尔艾尔弗眯起了眼睛,漂亮的冷紫色瞳仁流转着他看不懂的情绪——晴人没有受过专业的演艺教育,无法准确分析人物表情,他只是直觉的认为对方在犹豫。


虽然知道答应凯恩大概对三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但这个想法还是让晴人一下子难受起来。


——直到艾尔艾尔弗的声音清晰而坚决的传入他耳中。


“不可能。”   


晴人感到自己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凯恩的眼神黯淡下去。他站起身来,用小刀挑断绑住晴人的绳子,把刀尖抵在他颈间,逼着他走到天台边缘。


冷冽的风从脚下灌进衣服掠过发梢,晴人垂下眼睛看了一眼离脚尖不到半尺的高台边缘,视线顺着笔直的玻璃墙毫无障碍的一路往下延伸,酒店楼下涌动吵嚷的人群和川流的车辆小得不可思议,还未落下的残阳穿过眼前鳞次栉比的高楼将最后一束光投进他的眼底,让他一阵眩晕。


“既然男女主角都到齐了,我们就在这里把电影演完吧——不过先说好,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时缟晴人,我只给你二十分钟……时间一到这个定时炸弹就会爆炸,到时候你还没有放手的话,你们会一起掉下去。”  

 

晴人装作乖顺的把脚步挪到天台边,在凯恩把目光投向计时器的瞬间暗暗握紧了拳头。然而他正准备趁凯恩不备朝对方打过去时,手却被随后走到身边的艾尔艾尔弗按住了。


“听他的。”艾尔艾尔弗拉起他的手,把自己的手腕放到他掌心里,压低了声音,“楼梯间里有不止一个遥控炸弹,逃不出去的。” 


“可是——”


晴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艾尔艾尔弗已经把头转向了凯恩,“他放手后,你能保证不伤害他么?”


“可以。”凯恩倒是答应得干脆,“我要报复的只是你。”


“那就好。” 


艾尔艾尔弗转回头来,示意晴人蹲下并抓紧护栏,然后他低下身体,单手撑在玻璃砖边缘,一只脚悬空,尽量动作轻盈的从天台上跃了下去。


晴人只感觉胳膊突然一紧,身体被另一个人的重量向下拽去。下一秒钟,他就已经挂在了天台的外壁上,耳朵贴着玻璃幕墙,左手握着艾尔艾尔弗的手腕,右手抓着玻璃护栏柱,而炸药包就绑在离他右手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楼下传来一阵惊呼,晴人听见人群里有人在尖声喊着自己和艾尔艾尔弗的名字。  


而此时,凯恩按下了定时炸药的计时开关,笑容冰冷。


“艾尔艾尔弗,你也尝尝看吧——被最爱的人背叛的感觉。”


然后凯恩后退了两步,盘腿坐下,点燃一支烟,开始好整以暇的等待起来。


计时器滴答滴答的声音即使在风声中听起来也非常明显,晴人仰起头就能看见计时器上跳动的数字。


18:38,18:37,18:36,18:35……


发现盯着计时器只会让自己更加紧张后,晴人低下头,对上艾尔艾尔弗望着自己的双眼。


即使脚下就是将近百米的高空,年轻影帝此刻的表情依然平淡得像是在演戏。看见晴人低下头,他用凯恩听不见的音量轻声开口道,


“我来之前报了警。你在还有3分钟时放开我,然后往楼梯间逃下去。这个时间够他们拆除楼梯间的炸弹了,外面也会有警察接应,不怕凯恩出尔反尔。”


晴人愣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抬起眼睛,盯着自己的脸在玻璃幕墙上的镜像。


——艾尔艾尔弗先生说那些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怎么想的呢?


是真的希望自己放开的吗?还是只是为了不连累自己说出的违心话?


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让晴人心如刀绞。但是相比之下,他更希望是后者,希望对方对自己是抱着一丝私心的。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不会影响自己的决定。


后来艾尔艾尔弗就再没有说话,而晴人也在节省体力的考虑下选择了沉默。


时间在计时器的滴答声中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计时器跳到04:59时,凯恩终于坐不住了,


“你要想清楚,时缟晴人,现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只要你放手,我立刻拉你上来让你走——”


“放不放是我自己的事。”晴人头也不抬的打断他。


凯恩挑了挑眉毛,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提醒你看清楚,你们之间的感情和你自己的生命哪个更重要?你甚至并不爱他——你放手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连背叛都算不上——你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不会……让你得逞的。”长时间保持的高承力姿势让晴人的肩膀和手臂有种撕裂般的疼痛,他微微调整了一下握住护栏的姿势,下唇被咬得渗出血来。


“……那你就等着后悔吧。”凯恩冷哼一声,表情更加冰冷。


又过了十几秒,艾尔艾尔弗看了一眼手表,冷静的对晴人指示道,


“差不多还有3分钟了,放手。”


“不。”


意料之外的回答让艾尔艾尔弗皱起了眉,


“再晚的话你会来不及从天台出去。”


晴人笑了,


“本来也没想过出去。”


“你——”艾尔艾尔弗猛地抬起头来,看到褐发少年并不像是开玩笑的认真表情,“你疯了!这里是三十层!你以为是拍电影吗?!快点放手!!”


“……如果放了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一直冷静从容的艾尔艾尔弗终于心慌起来。


他有些害怕现在的晴人。


他印象里的时缟晴人应该是温柔的、与世无争的、总是迁就着自己的,而不应该是这样决绝而不顾一切的。


他宁愿对方现在放开自己的手,为自己狠狠哭上一场,然后每年到自己墓前送上一束花,或许偶尔还会对妻子孩子提起曾经与自己短暂的交集……


他已经很努力的压抑自己的情感了,但自己主动的靠近还是害了他。


这个阳光一样干净温暖的少年本该有着幸福的家庭和成功的事业,本该去遇见很多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本该拥有属于自己的丰盛人生,怎么都不应该在这里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01:01,01:00,00:59,00:58……时间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时缟晴人!别天真了!!”艾尔艾尔弗试图用另一只手掰开晴人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指。


——开什么玩笑,如果你不放手,我才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然而,这个行为只是让对方抓得更紧了而已。艾尔艾尔弗也不敢再加大力气,怕这样会连带对方一起掉下去。


00:29,00:28,00:27,00:26……


“你以为自己不放手我就不会死了吗?!你以为我就会感谢你了吗?!”


“不要再说了!我绝对不会放手的!”晴人意外强势的大声喊回来,“因为,艾尔艾尔弗先生,因为我,因为我,我——”


如果人类可以用心灵而不是言语交流……


即使只有一秒也好,只有一次也好,想让你知道,想让你听见,想让你看到……


……我的心……


00:05,00:04,00:03,00:02……计时器上跳动的数字仿佛逼近的死神。


“我爱你。”


——爱上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用语言代替心说出一句告白又需要多少勇气?


——或许只有死亡能够给你答案。


下一个瞬间,少年温柔的尾音消弭在了炸药爆炸的巨大响声中,他紧抓着护栏的手失去着力点,从天台上坠落下来。


玻璃护栏和地板在晴人身后绚烂的爆炸开来,吞没了视野中的一切,无数火星和玻璃碎块从他身旁簌簌坠落。他外套的衣角被爆炸产生的热气扬起,在空中飞舞成旋转的花瓣。在漫天惊心动魄的绯红色背景中,少年湛蓝的眼睛逐渐染上了笑意。


——那是美丽明澈得如此倾国倾城的一双眼眸,仿佛战火中兀自盛开的矢车菊,只一眼便让人从此再不能移开目光。


空气在耳边摩擦出尖锐的呼啸声,心脏在完全的失重中疯狂的颤栗,但是看着晴人微笑的面容和到最后还是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艾尔艾尔弗却觉得异常平静。


——如果有人肯一直陪着自己,那突然坠落下去的感觉……好像也不会太坏。


——不过是坐一次再也不会停下来的跳楼机而已。


——身边有这个人永远干净温暖的笑容,和这句自己愿意倾其所有去换取的我爱你,那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地狱,又有什么关系呢?


艾尔艾尔弗微笑着闭上眼睛,用力的回握住了晴人的手,任凭身体被重力狠狠抛向虚空。


作者有话说:虽然这章的重点好像在“表白”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话痨的分析一下凯恩大砖(误)。

他见到年幼的llf时其实就像llf后来见到hrt一样,都是在复杂中生活久了的人见到单纯的人时被吸引的那种喜欢。他也确实帮llf做了很多事(但都是在llf不知情的情况下,llf那时年纪小,片约和关系都是父母负责,而凯恩也不会主动告诉他,就像他为hrt做的事他也不会说一样),而这些付出让当初的“喜欢”逐渐变成了“执念”——对一段感情付出越多的人陷得越深——而让他做出最后疯狂举动的则是执念堆积产生的病态占有欲。他认为自己害死对方的父母、诬陷对方是为对方好,但深层动机则是剧本里那句“我只是不能忍受除了我,还有其他爱你的人”恩。再然后十年牢狱生活使他变得更加神经质,最后由爱生恨就发生了这种事……觉得每次写大佐性格都好崩坏,所以不如当原创角色看也行……<--完全不知道自己写这个干嘛

享用愉快^O^下章回归逗比风~


评论 ( 6 )
热度 ( 57 )
  1. 有月不来过夜半Ashya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