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ya

2.5次元妹子一只,BLBG百合通吃,休眠中zzz

© Ashya
Powered by LOFTER

【艾晴/麻咲】Natural Fake-15

好久没写麻花和Saki了好想念~~这章给两只多点戏份~


Natural Fake 15


因为《革命机Valvrave》的热播,流木野咲终于答应和阿德莱伊约会。


为了准备好这次来之不易的约会,阿德莱伊可是煞费苦心。不仅货比百家终于订到一家环境口味服务俱佳的情侣餐厅,提前两天去踩了点选了最好的包间,还在百忙之中抽空恶补了几打爱情片积累和女孩子说话的技巧。


——业内的人都知道,当年以多尔西亚影视艺术大学导演系综合排名第一毕业的阿德莱伊先生从学生时代起就表现出了对战争片动作片和纪录片卓尔不凡的编导能力,但对爱情片却十分苦手。


他导演过的唯一一部爱情片是大学二年级导演艺术课的作业《卫生所的小护士》,而在这份作业被以“很容易拿A”著称的七海里音老师打了D,并且作品在多年后依然被作为此课每年必播的反面教材之后,他就产生了阴影,从此对爱情片采取三不态度——不拍不看不关注。


当然这么做的副作用是很明显的。每当他看到当年成绩远不如他,只知道玩网游追妹子的死党哈诺因逐渐在文艺爱情片的领域混得风生水起,女朋友也换了一个又一个,最近甚至宣布要与影视圈的金牌御姐克琳希德结婚时,他心里就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惆怅。


惆怅归惆怅,在赴约的前一天,阿德莱伊还是给哈诺因挂了个电话别扭的问对方该怎么表白。


哈诺因听了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着说你小子终于开化了啊!然后问他对方性格是怎样的?


“性格……开朗直率,很强势干练,有时候又很温柔,喜欢捉弄人,但我很喜欢被她捉弄的感觉……”


——他没敢直接说是流木野咲,她太有名了,万一自己被拒了那可丢脸。


“喜欢被捉弄……你还真是个M。”哈诺因叹了口气,“那她有什么爱好?”


“和普通女生一样吧,逛街买衣服买包,唱歌,聚会什么的。“


“特别一点的。”


“……她好像特别爱听BL Drama?”想了好久,阿德莱伊终于犹犹豫豫的说。


这个爱好似乎把哈诺因也难住了。


过了一会儿哈诺因说,不如你带艾尔艾尔弗一起去,给她现场R18一下,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阿德莱伊突然觉得自己前路坎坷。


“你给的资料太有限了啊,我也没办法给什么太具体的建议。强势的女人你就多让着点,宠着点,还有,别尽说工作上的事情,多谈谈未来啊旅游啊音乐啊之类女生感兴趣的话题。哦,对了,比较通用的一条,当你感觉要冷场的时候就夸她,夸她漂亮——你要是不会夸就背几句我片子里的台词,这些话女人永远听不腻的。”


“然后呢?”


“然后自求多福吧你。”哈诺因一脸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


于是,时间推进到了今天,情侣餐厅的双人包间里——


点完菜,流木野咲把双手交叠在桌上,笑眯眯的看着对面西装革履的俊朗青年,堇色的双眸在暖色烛光的照耀下异常动人,看得阿德莱伊一阵脸红心跳然后就忘记自己刚才是要说什么了,只能半张着嘴尴尬的愣在那里。


冷场了冷场了……阿德莱伊突然想起把妹大神哈诺因的建议,清了清嗓子,


“你今天……很漂亮。”


他说着,努力压下浑身的不自在,把昨天死记硬背下来的台词尽可能自然的背了出来,“你全身充溢着少女的活力和成熟女性的风韵。但你最美的地方,是你那双紫水晶一样清亮的眸子,是你长长的、一闪一闪的睫毛,还有一头黑珍珠一样的秀发——”


“谢谢。”流木野咲眨了眨眼睛,笑得面不改色,“不过如果你能用‘绸缎’或者‘瀑布’来形容我的头发,我想我会更高兴的。‘珍珠’总让我想起如来佛头顶上那些包(<--其实是叫‘螺发’)。”


“对对对,绸缎,绸缎一样的秀发……”


虽然好像说错了话,但对方似乎心情更好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阿德莱伊觉得今天真是个表白的好时机:浪漫的烛光,优雅柔和的蓝调,透出朦胧微光的小天使形状壁灯,对面女生温柔的表情,相隔很近却不让人感到压力的微妙距离,明灭不定的空气里充斥着暧昧的味道,简直就差自己一句话……


“那个,咲,不,流木野小姐,其实我——”


——阿德莱伊的后半句话都提到了嗓子眼,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两人的手机却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


FxxK!


向来温和好脾气的年轻导演终于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对同样皱着眉头拿起手机的流木野咲抱歉的笑笑,不情不愿的按下了接听键。


这通电话的内容却远比他想象的更为刺激。


阿德莱伊在惊愕的瞪大眼睛的同时,看到对面流木野咲的表情也在通话中难得的僵硬起来。


“……看来我们被通知的是同一件事呢。”挂下电话,阿德莱伊苦笑着看向流木野咲,“艾尔艾尔弗和时缟晴人从梅丽尔酒店顶层天台坠楼——”


然后他被对方突然兴奋起来的表情吓了一跳。


“什么坠楼,他们这是殉情啊殉情!!”流木野咲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激动得眼神发亮。


“呃,先不论原因吧……虽然据说是中途被救下来了没有生命危险,但两个人现在都在医院呢,你说我们是不是先去医院看——”


“来不及了,你替我去看看他们,我晚一点再去。”吉奥尔集团的美女副总裁动作很快的在手机上噼里啪啦按下几个键,“Boss让我半小时后在集团总部针对这件事召开新闻发布会,我现在得去布置场地还有给媒体发通告了——发生这种事,《The Betrayer》绝对会票房新高的!绝对——啊对了,你去看的时候他俩要是没什么大碍就让他们过来发布会现场呗,他们本人的解释应该会比我的更有说服力……”


***

二十分钟后,阿德莱伊在森咲医学院附属医院见到了坐在手术室等待区的艾尔艾尔弗。


细细的打量了好友半天后,阿德莱伊发现对方除了胳膊上绑着些纱布之外看起来并没什么异样,连那张脸上的平静表情都和自己熟悉的冷面影帝一模一样。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阿德莱伊走过去拍了拍艾尔艾尔弗的肩膀,“晴人呢?”


“右手被炸药炸伤了,有些玻璃碎块扎进去,正在做手术取出来。右肩膀肌肉拉伤,其他没什么事。”


“那就好。”阿德莱伊松了口气,随即想到了流木野咲的叮嘱,“对了,你除了胳膊之外没受其他伤了吧?咲说吉奥尔集团一会儿要就这件事举行新闻发布会,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出席。”


“可以,走吧。”艾尔艾尔弗站起身来。


“啊?不用等手术结束吗?”


“这个手术完全没有危险性,也不会因为我在而提高效率。相比之下还是在他出来前把麻烦事处理掉比较好——再说,我正好也有些事想在发布会上说。”


***

在赶往吉奥尔集团总部大厦的路上,阿德莱伊打开了车载收音机,听了几分钟后皱着眉关掉声音,侧头对坐在副驾驶座的好友说,


“你听听,这事儿现在都被传成什么样了……真是各种版本都有。还好你一会儿要去发布会,要不咲到时肯定得说你们是殉情——”


“其实也差不多吧。”艾尔艾尔弗淡淡的接过话来。


“……哈?!”阿德莱伊被惊得一脚刹车踩下去,引发车后一串不满的喇叭声,“你们,你们难道真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在艾尔艾尔弗简单解释了一下整件事的经过后,阿德莱伊再次被震撼了——


“——什么?居然是晴人跟你表白的?!”他又一次的急刹车冲动被艾尔艾尔弗投过来的凶狠眼神制止了,“等等,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啊!我现在变成五个人里唯一一个单身了啊啊啊!”


艾尔艾尔弗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


“需要的话,可以帮你绑架流木野。”


“……那,那还是算了吧……”阿德莱伊忧伤的别过头去,“她不主动把我推下去就不错了……”


***四十分钟后,森咲医学院附属医院VIP病房***


艾尔艾尔弗推开病房门的时候,时缟晴人正在笨拙的试图用左手拿汤匙把营养餐里的鸡蛋羹送进嘴里。他的右手和手臂整个被包裹在厚厚的纱布里吊在脖子上,纱布雪白的颜色扎得艾尔艾尔弗眼睛一阵疼。


“艾尔艾尔弗先生,你回来啦?”


“恩。手怎么样?”


“挺好,医生说比预期伤得轻,恢复得好的话不用一个月就能痊愈。”晴人仰起头笑了笑,“辛苦了。还好您去了发布会,刚才好多朋友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连这里的护士都——”


“不也是怪你。”


“唉?”


“我叫你放手你不听,非要拉着手一起掉下来,明摆着是给媒体制造八卦么。”


“这么说好过分,我现在可是伤员啊……”晴人扁了扁嘴,“当时我不知道救援队已经到了20楼嘛,我怕一放手您就——”


“不管有没有救援队,你一起掉下来除了死多一个人外没有任何意义。”艾尔艾尔弗走到晴人身边坐下来。虽然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但晴人觉得他好像在生气,“下次你再这么做——不,不许再有下次了,听见没。”


“这不能一概而论——”晴人还想再争辩什么,却看见艾尔艾尔弗从他手里拿过营养餐的餐盘,又拿起他手中的汤匙,舀起一勺蛋羹朝他送过来。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晴人赶紧摆了摆还灵活的左手,“啊,这个,这个不用麻烦您的,我自己可以……唔……”


“知道自己是伤员就好好吃饭。”与强硬的语气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汤匙触到少年唇齿时温柔的力道和角度。


晴人有些不自在的咽下蛋羹,见艾尔艾尔弗又舀起了第二勺,不禁微微红了脸,“真的不用了,我……”


——然而他的后半句话被送到嘴边的蛋羹和艾尔艾尔弗极具压迫力的眼神噎了回去,只能乖乖张嘴接下勺子,


“……谢谢。”


然后,艾尔艾尔弗耐心极好的把整盘营养餐一勺一勺的全部喂到了晴人口中,连排骨汤都一点没剩下。


他似乎十分享受这个过程,喂得相当专注,而且每次送完一勺,都要目不转睛的盯着晴人咽下去才满意的送上第二勺。


在这种不知哪里不对总之就是很奇怪的气氛中,晴人感觉连自己咀嚼时的声音,含住勺子吸吮的动作和下咽时喉结的滚动都变得格外暧昧起来。


终于喝下最后一口汤时,晴人的脸已经在长达十多分钟的微妙气氛刺激下烧得通红了。


艾尔艾尔弗放下勺子,从床头柜上抽了张纸巾,伸手想帮少年擦去嘴边的油。晴人在感觉到对方微凉的指尖划过自己滚烫脸颊的一瞬间本能的往后缩了缩,却因为动作过大导致自己被刚咽到一半的汤水呛到,剧烈的咳起嗽来。


艾尔艾尔弗放下手,轻拍着晴人的后背帮他顺着气,然后似笑非笑的勾了一下唇角,


“吃饭的时候太过兴‍♂奋♂的话,不利于消化哦。”


听到这句话的晴人咳得更厉害了。


他慌乱的用左手一把扯起盖在腿上的被子,把烫得能冒出烟来的脸死死埋在里面。


“不要……咳咳……不要再看啦!”


看到对方小动物一样可爱的反应,艾尔艾尔弗终于收起了自己的恶趣味。帮晴人顺好气,又接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后,艾尔艾尔弗端起椅子上的餐盘和餐具,打算送回餐厅。


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还是不肯露出脸来的晴人,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过了几秒钟,晴人偷偷从被子的缝隙瞄了一眼,发现艾尔艾尔弗已经离开了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把被子放了下来。


呼……自己在紧张个什么劲儿啊……


……明明只是看到朋友右手受伤后很合常理的帮助……对方也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


——“朋友”这个词不知为何让他心底涌起一阵空落落的感觉。


……明明已经告诉过自己,那句话已经说出口了,自己的心意对方已经知晓,如果做到这一步对方还是没有回应,那自己就不该再抱有任何期待……


晴人伸手拿过床头柜上摆着的温水,一口一口的抿着。


刚刚好的热度,温中带着微微的凉,就像那个人永远不变的体温,舒服得让人依恋却总有种淡淡的疏离。


手背不自觉的抚过脸颊上刚刚被对方触碰的地方。


——这时,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适时的划破了晴人的失落。


晴人放下水杯,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接起手机,


“你好,这里是时缟晴人……哦,是指南小姐……是的我没事,应该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谢谢关心……”


然后他听着听着,有些迷茫的皱起眉头,


“……唉?什么……订婚快乐?”


作者有话说:老早就想来一发喂饭梗了!终于给我逮到机会!本来在脑洞里这个场面应该更香艳一点的但只能写成这样了大家脑补吧(你够)。。。><


评论 ( 15 )
热度 ( 51 )
TOP